• 开启全站HTTPS。2017-04-29
  • 本站为非盈利性站点,所得收入全部用于网站服务器及其他费用。2015-10-15
  •    3年前 (2015-12-28)  WordPress教程 |   1 条评论  17 
    文章评分 0 次,平均分 0.0

    2015年12月28日报道,22日伴随挖掘机的轰鸣,七井村两栋小楼轰然倒地。其中一栋是前年才起的新楼。从今年9月起,湖南省邵东县黄陂桥乡七井、光华、南元三个村庄陆续出现地表塌陷。16日晚,更是出现大面积坍塌。坍塌点共50多处,总面积超90亩。这些大而深的“天坑”,造成水井干涸、田土塌陷、房屋倾倒。三个村庄均处于石膏矿采空区。而事实上,采空区坍塌在县内早有先例。

    目前,三个村庄已有32户村民撤离。图为航拍下的七井村,鱼塘内满是坑洞,村民的房屋倒塌。湖南三个村庄遍地“天坑”多达50个 均处于石膏矿采空区

    多处坍塌犹如地震

    村民邓华(化名)是七井村最大鱼塘的所有者。16日晚,他眼睁睁看着鱼塘里忽然出现三四个漩涡,水的流速很快,水位不断下降,那些鱼苗也被迅速吸入漩涡中。

    没有人知道发生了什么,谁也不敢下去抢救消失的鱼。仅过了不到1小时,5亩地的鱼塘干涸,一滴水都不剩,只有七八条小鱼躺在那儿鼓腮、打挺。池底显现出四五处“天坑”般的洞口,最大的直径超过10米,最深的根本看不到底。村民们愣在原地,只能看着鱼慢慢干死,没人敢下去一探究竟。

    邓华的鱼塘不是当晚唯一受灾的地方。距鱼塘不到10米是邓梅(化名)的小卖部。这是村里少有的前年才修的新楼。由于一个坍塌点就在小卖部正下方,房子的地基断开,房屋完全斜在洞口上。事发时,看店的邓梅尖叫着从屋里跑出来,没有受伤。她听到房子“咯咯”乱响,外面也有不断的轰隆声,“以为是地震了”。出来后,她发现水泥路上出现了大裂缝,池里的水伴着轰隆声不断下降。因害怕房子二次坍塌,小卖部里的所有货物都没来得及抢救。22日,政府派挖掘机将已成危楼的小卖部拆除,因坍塌的问题尚未解决,邓梅的货物依然掩埋在废墟中。

    在七井村、光华村接壤的农田里,有十处大大小小的“天坑”。这时节本已休耕,但农田里的土却异常松软,像刚刚犁过一样。村民们都担心,这样的土地明年已不再适宜耕种。

    政府在七井、光华、南元三个村庄共50多个坍塌点,用木桩做了围栏,村民自家的田地可能都无法进入。各个村也竖起了地质灾害警示牌,将发生坍塌时的撤离路线告知村民。当地成立了应急处置及重建安置工作指挥部,下设应急避险、维稳安保、勘测评估、重建安置等6个工作组。此外,当地还封堵了受损村道,设置路灯、警示牌,并抽调人员进行24小时巡逻值守。

    邵东县通报称,七井村一组周边陆续出现鱼塘、田土塌陷等地质异常现象。12月16日下午至18日,地质灾害程度加深、范围扩大,出现房屋开裂倾斜、桥体塌陷、池塘水井干涸等情况。经初步调查,该地质灾害导致当地3个村的地面坍塌50余处,暂无人员伤亡。据邵东县宣传部介绍,此次塌陷受影响的农田超过90亩。记者在现场见到的“天坑”则超过60个。对此,宣传部解释称,一处坍塌可出现多个“天坑”。湖南三个村庄遍地“天坑”多达50个 均处于石膏矿采空区

    17口水井一夜干涸

    七井村是一个有上百年历史的村庄,村民均为邓姓,自江西迁徙而来已有6代,曾因一夜间打出七口水井而得名。在水资源普遍缺乏的邵东县,七井村的地下水资源却十分丰富。村民灌溉农田非常方便,“用铲子挖一挖,就会有水流出。”

    今年9月初,七井村一组却突然陷入无水可用的状态。这里原有的17口水井在一夜之间全部干涸,村民要到两公里以外打水。村民向记者演示,往一口井里倒入两桶水,不到半小时,水从井底旁的洞口渗走,一滴都不剩。不仅是地下水,一组的一条灌溉渠也近干涸。灌溉渠里有一个坍塌洞。灌溉时,水像瀑布一样流进洞里,根本存不住。

    邓华说,如今想想,水井干涸是大面积坍塌的前奏。但因为村民还能打水,井枯这事就一直没得到政府重视。时至今日,坍塌愈演愈烈,断水的问题也没得到解决。

    而在此期间,附近的个别坍塌事故也时有发生。南元村一个小鱼塘,11月左右开始干涸。村民邓圭(化名)走在路上,陷入突然出现的坑洞里,因为体胖,肚子卡在洞口才幸免受伤。79岁的张奶奶在菜地摘菜,身边突然出现直径3米左右的大坑。她半个身子滑入坑内,被路过的村民救了上来。

    不仅村民的安全难以保障,村民的房屋也受到影响。七井、光华、南元3个村庄多名村民表示,自家房屋出现了开裂、下沉等情况。邓华说,村民对房屋安全问题的担心已持续了两三年。七井村很多年轻人在外经商,较为富有,但怕新房修好后发生坍塌,家里还都是上世纪80年代的旧砖房。

    石膏矿被指为元凶

    谈及大面积坍塌的“元凶”,村民都把矛头指向了今年8月就已关停的黄陂桥石膏矿。邓梅说,她睡觉时都能听到地下有炸药爆炸、挖掘机挖土的声音,整夜整夜地响。“这是石膏矿夜间作业的声音,把我们村地下都挖空了。”

    黄陂桥石膏矿于2002年前后建成投产,至今已成立12年左右。石膏矿建成之初,村民就十分反对。“它的选址离村子太近,离我的鱼塘不过500米,噪音也太严重。”邓华说,石膏矿刚好处于三个村庄的交汇处,村民曾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情况,但其运营始终没有中断。村民为阻止石膏矿生产,不惜用堵路的方式阻挠车辆进出矿区,但效果并不理想。相关部门调查后认为,是村民希望通过入股的方式参与石膏矿的利益分配,在要求未得到满足后,纠集其他村民强行阻碍石膏矿生产。“上面说石膏矿是手续齐全的合法企业,没有理由关停,不支持我们的诉求。”

    村民并没有放弃,这12年间,一有机会就阻碍石膏矿挖矿。石膏矿则四易其手,共出现5位法人代表。邓华说,每个新老板到来,都会比前一个更加疯狂地开采石膏,好赚回本钱。最多时,这里每天有五六百吨的石膏运出。直到近几年,矿里的石膏不多了,产量才有所下降。他听下过矿井的工人说,“地下的矿洞有一个飞机场那么大。”

    邵东县宣传部工作人员称,黄陂桥石膏矿自成立以来,当地村民反复上访。相关部门只能将其关停,于8月19日正式封矿。邓华说,石膏矿的主要负责人已被控制起来。该工作人员也承认了此事。湖南三个村庄遍地“天坑”多达50个 均处于石膏矿采空区

    20年来坍塌近50次

    事实上,采空区坍塌在邵东县早有先例。县内各类矿产资源相对丰富,石膏矿储量约2.3亿吨,矿产埋藏浅,矿体厚且稳定。

    邵东县国土资源局局长李卫初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,自1966年该县第一家石膏矿投产以来,在县城区及附近不到18平方公里的范围内,先后有34个石膏矿(不含无证开采的民窑)投产开采。其中国营矿2个、乡镇企业31个、民营企业1个,开拓主副井80余口。进入90年代后,无序和不规范开采的石膏矿大量涌现,无证小矿更是遍地皆是。

    而据2014年邵阳市政府组织市国土资源局等部门调查提交的报告显示,邵东县石膏采空区涉及邵东县城区及城郊22.8平方公里的区域。采空区上方为县城规划区及毗连县城的黄陂桥一带,牵涉太和、兴隆、坦塘、城东、城南等18个村(社区),共计房屋1425栋,常住人口21736人,居住房屋面积82万多平方米。

    据媒体报道,自上世纪80年代开始,邵东县石膏采空区矿井突水事故和地面坍塌事故时有发生。进入90年代后,地面坍塌、沉降和裂缝等矿山地质灾害更是进入高发期。1994年,牛马司子弟学校教师在察觉到屋顶掉灰、砖瓦有松动等迹象后,立即组织84名学生撤离。撤离后不到两分钟,教学楼即发生坍塌,被埋藏进泥土中。1995年,振兴石膏矿发生穿水事故,6名井下作业工人被淹死,尸体在半个月后才被打捞出来。2000年,两市镇联合矿出现井下冒水事故,造成9人死亡。2008年,两市镇软塘村发生大面积坍塌,毁坏耕地30多亩,破坏水渠350米。

    据公开资料显示,截至今年3月,近20年来,县内石膏矿采空区沉陷近50次,造成3人死亡,直接经济损失3000多万元,沉陷面积达1.13平方千米;房屋开裂461栋,造成危房85栋,倒塌房屋26栋,直接影响8350人的居住,间接影响约2万人;3.957平方千米水田不能耕种,8口水塘干涸,220亩水田无水灌溉,2500条供水管道、地下管道遭到破坏。

    或与地下水多有关

    对于此次的大面积坍塌,邵东县宣传部外宣办主任曾晓风表示,目前,湖南省已派出三支专家队伍到七井村实地勘探,希望尽快弄清楚此次灾害的具体规模、影响范围和形成原因。虽然事发地属于石膏矿采空区,但如此大规模的塌陷也较为少见。据专家初步勘探,可能与七井村丰富的地下水资源有关。

    曾晓风说,采空区全凭地下的矿柱支撑。石膏具有遇水溶解的特质,因而在开采石膏矿时,都要将矿内的地下水抽出。而开采完毕后,地下水会渗入到原本干燥的矿床中,影响矿柱稳定。“七井村地下水资源是出了名的丰富,影响矿柱稳定的速度也会更快。”加之入冬后雨水很多,“县内近两个月几乎没停止过降雨,地表土层变得松软,就更易发生坍塌事故。”

    至于黄陂桥石膏矿的合法性问题,曾晓风表示,该矿确属于资质齐全的合法企业。但在开采过程中是否存在违规操作,是否越过当初划定的开采范围,是否存在恶意破坏矿床的情况,还要进一步调查。“石膏矿的选址,应该不存在问题。”

    曾晓风说,在地质勘探报告没有得出结论前,政府的首要任务是将处于坍塌区域的村民尽快迁移出来。他们号召村民,在外有亲戚朋友的可以去暂时投靠。没有地方可去的,政府可租用附近宾馆给村民居住。后续也会尊重村民意愿,将他们送往其他村子安置,“在安置期间,政府还会给村民一定的费用作为补偿。”对于勘探报告出来的具体日期,曾晓风表示暂无法确定。

    邵东县通报称,七井、光华、南元三个村庄现已撤离32户158人,全部妥善安置,两栋受损最严重的房屋已被拆除。但记者了解到,有部分村民,尤其是眷恋旧土的老人,在被安置后再次返回村中。

    搬迁或为最好选择

    对于坍塌区域的后续治理,曾晓风表示有两种方案。一种方案是对坍塌区域进行回填,使土地恢复原貌,将土地修整好还给村民。另一种方案是把受灾村民迁往别处,“因涉及人数众多,可能把他们打散,分别安置在不同地方。”曾晓风表示,具体采用哪一种方案,还要等专家勘探后再做决定。“至于此次坍塌给村民造成的损失,无论是农田损失还是房屋损失,抑或是财物损失,政府都会责成相关责任方予以补偿。”

    尽管村民对生活在满是“天坑”的地方心有不安,却对可能采用的分散安置方案多有不满。他们觉得,这是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,一切都很熟悉。被安置到其它村庄,必然会被当做外人排挤。他们更希望政府能把自己的家园修好还给他们。

    但在山东理工大学资源与环境工程学院副教授李明看来,搬迁或为更现实的方法。李明说,回填石膏矿的方法主要有三种。一种是用水砂填充,一种是用煤矸石填充,一种是用煤矸石和胶结混合填充。“邵东附近没有水砂产地,从外界运输成本太高,此种方法并不适用。用煤矸石填充最为便宜,填充效果也最差。目前,邵东县基本是采用第三种方法。”

    李明指出,此种方法适用于人口密集、有重要建筑物的区域,“其花费的成本与石膏矿的产出相比得不偿失。”参照现有市场价格,一吨石膏矿能卖到60元左右,一吨煤矸石和胶结则需要80元左右。因此最合理的方法是,将采空区的村民全部迁出,等待矿柱自然垮塌,或用人工爆破的方法使矿柱垮塌。“土地经自然垮塌后,可以再被利用起来,也无需担心填充后再次坍塌的风险。”

     

    除特别注明外,本站所有文章均为小浩博客原创,转载请注明出处来自https://www.xhsay.com/hunan-three-villages-over-sinkhole.html

    关于
    小浩博客(www.xhsay.com)是由Tovey建立的个人站点,主要致力于整合并分享各种互联网及网站建设的资源。

    发表评论

    表情 格式
    1. 三分天灾,七分人祸,像这种的是十分人祸了。。

      192.168.1.1 来自天朝的朋友 谷歌浏览器 Windows XP 3年前 (2015-12-29) 回复
    切换注册

    登录

    忘记密码 ?

    您也可以使用第三方帐号快捷登录

    切换登录

    注册